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忙在手中 闲在心上

职场生活养心笔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奈何桥上问爱情  

2011-06-06 22:30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我与陶姆的认识,非常偶然。

陶姆是她英文名字的译音,她本人确实一位从没出过远门的当地土著人,是一个热爱生活的文学爱好者。

记得我跟她刚刚认识的时候,我们曾经谈到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。我当时认为,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,至少应该满足三个条件:首先是古典主义的爱情,再浪漫的一夜情也只是爱情的快餐,经不起时间检验的爱情快餐是伟大不起来的;其次是感动人心的爱情,是视金钱名利如粪土的,所以,它一定是浪漫主义的;第三、把爱情看得高过一切,必要时甚至不惜用生命去换取的爱情。

谈到这里,她突然说:她说她就遇到过这么一次伟大的爱情,并讲了自己的故事。

她对我的信任,让我感动。当初我根本没有想到她会有那么沉重的过去,不然,我怎么会像有意揭她的伤疤呢?

第二天,她特地送给我一本她殉情前后的日记。送给我日记时,她说,她没有保留这个日记的必要了,再说,如果被现在的丈夫发现了,很多事情也说不清。

读着这些很不一般的文字,我立刻被震住了。

 

午夜梦回,想你,直到天明。来生让我变成树吧,长在你每天必经的路旁;来生让我变成花吧,不求你的回眸,让我在最美的时候遇到你,片片花瓣都是我今生的盼望。不知再有几个百年,才能与你修得共枕眠。离开你我不后悔,成全了你的自由,也成全了我的海阔天空。

多少次了,面对你带给我的伤害,总有理由理解总有理由宽容。面对你的嬉笑,总是装作无动于衷。

多少次,恨自己的异想天开,又总是做着和你在一起的梦。其实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加在一起,也不过几个月而已,为什么总是舍不得忘记?也许忘记了,今生会少一大半的烦恼。不肯忘记,就意味着不肯放弃让自己做梦的机会。梦总是会醒的,不知梦醒时分又是怎样一份天地。

三年,三年会改变很多事,也许三年后,物是人非。我不怕。我不知道老天会给我什么,但是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。三年后,会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?也许你终于找到了那个让你心甘情愿放弃自由的女人,也许我会在那条路上等你,也许你还会一如既往的对我视而不见,但是我一定会等你。也许你一辈子都不会心甘情愿的爱我,但是我会一百年一百年的等下去,直到修够一千年,直到你心甘情愿的那一世。我不会勉强你,我会默默祝福你,希望你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个人生,直到爱我的时候。我还是会放你自由。

不敢想你,不敢忘记你。无缘的爱情。你是大路,我是路边的树,不管我有多么茂盛,你也不会满足那一小片阴凉,你有你的方向,路总是走向远方。

我决定不再找你了,这样下去,我不知道我当你是什么,又当自己是什么。我和你的关系是什么。

其实我所要的也就只是你也许会有的一点点感动,可是你感动与否都已经不重要了,一种刻意的冷淡弥漫在你我之间,好冷。其实见不见你也已经不再重要,心已经死了,见你可以解相思,可是那种失落又该放在哪?不见你,也相思,你在我心底,住在那里。我随时都能够想起,那些快乐和失落。我会做一个快乐的人,把你带给我的快乐放大无数倍,让每一天都快乐,也会把你带来的失落缩小无数倍,让每一天都没有失落。因为你说过你希望我能过的快快乐乐。我会记住你说的每一句话,我也会按照你希望的那样安排自己的人生,找回应该属于我的一切。只可惜这一切里没有你。

如果我的爱情会成为你的负担,我情愿自己从未爱过。

如果我的爱情会成为一种无法回报的遗憾,我希望他能够少一点。

如果我的爱情会有终成正果的那一天,我希望自己今天能多爱你一点。

奋斗对我而言,是不得已的一件事,我没有父辈的大树可以乘凉,也没有兄弟姐妹的帮衬,我只希望当春尽红颜老时,可以有一个恬静的居所,所以我必须奋斗,为了挣一份未来,也为了留给子孙一小片阴凉。也许青灯古佛更适合我,但是我总是逃不脱世俗的牵绊。也许真的会有那么一天,我真的会剪断三千烦恼丝,只身跳出红尘外。

与爱情无缘,与寂寞有染,想念你,与你无关。等待你的消息,一个人到地老天荒。

   

看了这些文字,我当然可以断定她确实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,为了她心中的这份爱她受尽了煎熬。我不能不对写下这些文字的女人肃然起敬。可是,这么顽强的女人怎么还会去殉情呢?

尽管日记没有注明准确的日期,但往下翻就是她殉情前后的情景。

她之所以要离开这个世界,是因为她无法面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。

 

记得三个月前,曾做过一个梦,梦里的景象历历清晰,今天回想起来,恐怕那会是一个预言。

我梦见的是轮回转世。我抱着孩子,走过一座桥(大概就是奈何桥了吧)进了一间小屋,冥冥中有个声音告诉我:“吹熄桌上的灯,拔掉灯芯。”我没有这么做,真的做了,也该了断此生了吧?出得屋来,就是一条灵魂的河了,那个声音说:“跳下去,就会变成泡沫,灵魂的泡沫。来世,你们母子会变成双生子,相依相伴。”当人鱼跳下海的时候,也这般景象吧,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在阳光下闪光。

当时我不明白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梦,现在想来一切或许是早就注定了的吧,只是我不肯听从命运的安排。

孩子:我不知道能不能给你一个健康完整的家,因为我自己也看不见未来的样子。我不知道一个残缺的家,对你来说预示着什么,但可以肯定,那一定是不幸的。我所有所有的努力都不能够拼到一个未来,这样的母亲拿什么来养你长大,教你成人?

十四岁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,已经记不清了。那时候的我,好傻啊。年少轻狂的我,一次次跌倒,又一次次爬起来,再跌倒,再爬起来。我就像独自蹒跚学步的小孩,一路磕磕绊绊,却始终没人来扶我一把。这其中的苦,这中间的痛,恐怕也只有扪心自知了吧。

在我二十二岁的那一年,终于有一双手伸向我,虽然不是很有力,但毕竟是带着体温的手,在冬日里,哪怕只是一点点温度都是可贵的。

但是,又有谁知道,这一点点温度要用一生的烦恼来还呢?如果我知道,我还会接受吗?

恐怕是天知道,地知道,人知道,鬼知道,偏偏只有我不知道。

好难呀,我起早贪黑,养家糊口。他游手好闲。我不怕吃苦,但我辛苦攒下的钱,抵不过他每一个错误的投资。

一次又一次,多少次了,我不能有怨言,因为有理不在声高。

再后来,尽管家里一再反对,我仍然替五年的同居生活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如果这是冥冥中的安排,我也只有服从了。

接着,你就来了,我的孩子。但是你替我背负的又是什么呢?孕育在我肚里的孩子,你一天天长大,我知道我的责任也在一天天增长。现在,你已经六个月大了,你知道你是我生命的延续,也是我生存奋斗的希望。

好渺茫的未来呀,为了这希望,我不得不靠摆地摊挣一份未来。(可是这其中怎么还会包含着养家的责任呢)我得很赖皮地(甚至自己都很不屑)和城管周旋(丢掉的、出卖的是人格,是尊严,还是骄傲,我已经顾不得了)。我得在别人怜悯的目光中拉着行李车上货。甚至有一个人连一点小小的怜悯都懒得给你了(这人自己都不懂心疼自己,别人还能怎么样呢?可是谁又真的不懂呢),天知道,怜悯,好扎人的一个词,怜悯背后藏着的,是我的自尊,我的骄傲。仿佛我已经等同于沿街的乞丐了,甚至乞丐都比我过得好,起码他们无牵无挂。哎!叹口气,我真的不敢想下去。

现在,孕中期,我还能够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可是,再过些日子呢?下个月呢?临产的时候呢?难道,我真的要靠救济金过日子吗?多可怕,我不敢想,情何以堪。

家嘛,总要有一个主内的,一个主外的。让一个孕妇主外,现实吗?让一个孕妇安内攘外?可能吗?

在孕妇还不是孕妇的时候,或许可以吧。但现在呢?

如果孕妇,还没打算做母亲,在没有未来没有希望的时候,会选择死亡来解脱吗?

但是今天,我是孕妇,我是未来的母亲,六个月的身孕,甚至隔着衣衫都能看见他的动作了。我准备了许多套毛衫毛裤,天知道那一针一线里有我多少期盼多少爱?

今天的我是选择离开,还是解脱?离开吗?我的孩子为什么注定颠沛流离,我的孩子为什么不能有一个完整的家?是宁为瓦全,还是自私地选择玉碎?解脱吗?多自私的想法,六个月大的胎儿,难道就没有权利来世上走一遭?

 

我把这些文字读过两遍以后,心里冷得浑身发抖,因为我想到了她为什么会殉情。我沉默着,不敢发出一点点声音,生怕惊动了冰山冰川一样的东西滑落下来砸到我的心,我已经受不了啦。

我不敢问她殉情的经过,也不敢问她又怎么活了下来,尤其是我不敢问她那个半周岁的孩子是不是……

我所以不敢问,正像她所说的那样:

我怕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更怕听到不想要的答案。

 

用生命体验写出来的文字,对心灵是一个强烈的震撼。

向深刻的生命致敬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3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