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忙在手中 闲在心上

职场生活养心笔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引用 漫步一个人的心灵花园  

2010-08-04 14:57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阿原——读《官道——机关生活养心笔记》有感

  

 

工作之余,爱到广森的博客去逛逛,看看他写的生活故事,读读他写的心灵感悟。平静的心会给你一次次遇见哲理的颤动,烦躁的心会给你一次次感悟智慧的浸润;慢慢读下来,仿佛在他私家花园里散步、赏花、品茶、聊天;仿佛在看一位好朋友在亮晒自己的心底,在听一位思想者在说自己的故事。他在博客里写的东西,是随心所欲、信手拈来的;是安慰自己的心灵,抒发自己的情感,调整自己的思绪的;可以说是作者写给自己的心灵报告。朋友们偶尔去逛逛,也算是到他的心灵花园去一次漫步,和作者心与心的一次交流。品味作者的故事,回味自己的人生,也许会捡到你喜欢的贝壳,看到你不曾遇见的风景。我们不一定都同意他的见解,但我们到这里有了扣问自己心灵的机会。广森把他的心灵花园的东西整理出来,就有了这本《官道——机关生活养心笔记》。

读广森的书,时时让你想起余秋雨的散文,余秋雨散文思接千载,天马行空般的联想,对历史、对文化渗透着的领悟力,会让你深深地被作者深厚的文化底蕴所折服,他一唱三叹,一步一回首,低沉的调子,悲怆的氛围,一次次让我们去思考历史、自然和人生。作为一个文化意识较强,颇具历史感的散文作家,尽管行走匆匆,却常能俯仰古今,见微知著,从尘封的史料和那平淡无奇的山水中挖掘出深厚的内涵,进而做到历史与现实相沟通,哲理与形象相交融。

李广森的散文与余秋雨散文有着不少共性,但也有强烈的差异性。都善于说故事,但余显然是见微知著,去开阔你的视野和胸襟,而广森却是见著知微,从重大事件、重大主题中找到你不太注意、不去思考的角度,去挖掘、去品味、去议论、去提醒,让你有一种如梦初醒的感觉;都善于讲道理,余俯仰古今,去启迪你的顿悟和思考,而广森却是悠闲中拣起思绪,聊天中味出真谛,让你心静如水、细细品味。一个磅礴大气,一个小桥流水,一个思接千载,一个娓娓道来,都是文化的滋养,都是思想的盛宴。

李广森散文作品中始终贯穿着一条鲜明的主线,那就是对人性、对心灵的感悟与扣问,对亲情、爱情、友情的赞美与思索,与其他一些散文家相比,广森的作品更透着几丝灵性与活泼,幽默与俏皮。广森利用他特殊的生活经历、丰富的生活阅历、丰厚的文化功力,将生活与心灵契合,将生活中的琐屑写活、再现,引起我们反思、追问,作为一个作家,他的作品已渗透了文人的忧患意识和人性的道德光辉。

 典雅、灵动,如诗般的哲理语言是广森散文的语言魅力所在。常常见到作者文中栩栩如生的描绘,小文靠细节给我们构筑成优美深邃的诗情画意。广森对语言有一种超强的领悟力和驾驭能力,他的散文追求一种情理交融的雅致语言,并且语言在抒情中融着现实的理性,在故事的叙述中透露着生命的哲思。他选择恰当的、富有诗意、表现力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想法,这些语言具有诗的美感,从而把复杂深刻的人文思想和芜杂深邃的现实思考融会其中,同时增强了语言表达的力度,构成了一种语言的气势,使语言不矫揉造作,不装腔作势,平淡中富有了张力,富有了文采。

 但是,文学毕竟是永无止境的事业。我们也试图给作者提点建议,或者给自己找到独立思考的空间。读他的《官道》,也有一些不愿苟同的地方。比如作者写女性,他书中写的人物有清官、有贪官、有和各种官员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瓜葛的女性,象《妻子的遗书》、《情人、情人》、《美人两姐妹》、《那个药商叫小芳》、《勾魂的女人》中故事的女主角,这些故事中的男主角都是贪官,而这些贪官无一例外都和自己妻子之外的其他女人有瓜葛。作者在文章中是这样描绘这些女人,也给出了自己对这些女人的定位和评价。《妻子的遗书》:“那个美女你不能娶,她将葬送你的前程!”;《情人,情人》:“一年后,作为北京商业贿赂第一案的主犯,男主角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。一个多情的人,终为情伤;一个爱钱的人,终为钱财所害”;《美人两姐妹》:“情人的欲望总是没有满足的时候。浦惜福为了红玫瑰与白玫瑰,搞得他入不敷出,直至负债累累”;《那个药商叫小芳》:“丈夫长得又帅又高又有权力,拒美色,永不沾。只是这个小芳勾引能力太强了!”;《勾魂的女人》:“女人的情爱,至多可以抓住肉体,而女人的妖媚, 则可以夺人灵魂。有人做过粗略的统计,统计报告说,女人的妖媚,7%在于语言,38%在于声调,55%在于肢体语言。有的的女人肢体语言比较丰富,媚眼会抛,会飞,会放电;一个不经意间的一个小动作,似乎是从骨髓里散发出来,足以让人骨折,令人销魂。有人干脆把这种女人叫做妖精。还有人给妖精下了一个这样的定义:就是想吃唐僧肉,却又让唐僧心生怜惜之情的女人。”整体来讲,作者对这些处于弱者地位的女性的态度,还缺乏深度的思考,还是传统的 “女人是祸水,女人是妖精、女人是害人精”的“厌女症”思想的延续和表达。到底是女人害了贪官,还是贪官害了女人;到底贪官落马是自己思想上先落水,还是别人把他拉下水,抑或是坏女人把他拖下马,值得读者深思!不是我们简单地对贪官身边的女人一声唾弃所能解决的。

 比如,作者写因果报应,《名人蒋介石的安全感》一文中有这样一段故事:“在高雄,也有一个巨大的蒋介石先生的铜像,被陈菊等人很费力地推倒砸烂。/ 结果,陈菊当晚就得了一个中风。/ 从此,他们再也不敢打砸蒋介石先生的铜像了。/毕竟,在台湾,蒋介石先生是伟人,是曾经的一代天子,砸烂他的雕像是要遭报应的。”这个故事的结论把它归结为“砸烂他的雕像是要遭报应的”就有点简单化,也许这里面有着医学的、心理的、内在的因果关系,但直接作出这样的结论,未免肤浅,就少有了文化散文应有的理性思考和科学判断。

 又比如,作者写原住民的《三个故事,三个笑话》,故事虽然有趣,但总感觉有点在嘲笑或揶揄原住民,缺乏文化解读的深度和对不同文化形态的包容。同样,在写对文学作品评价的《打开心灵觅知音》,说一位作者的一部小说作品,“编辑也不约而同地说,看不大懂。/ 看不懂的小说,我是不主张出版的。/ 关于老先生的那部长篇小说,我如实汇报了内心的感受:我不怀疑那是一部优秀的长篇小说,也许小说正式您丰富的内心世界的准确表达,我认真地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读者认真阅读了这部小说,只是我不能读懂,等我能看懂时,我再谈我的意见吧。/ 写作,是一种交流,首先是自己与自己的交流,然后是自己与读者的交流。你拒绝与读者交流,读者也无法与你交流。” 作者这样写自己的道理和判断,读者不一定就同意你这种判断。你们所有编辑都看不懂的小说,不能判定为人家拒绝与读者交流,也许人家是思想的先驱,若干年之后才有人读懂呢?西方现代派、后现代派文学中许多杰出的作品,不都遇到了当初编辑和读者看不懂,其实人家是文学经典这种状况吗?简单的判断,往往丢失珍贵的沙粒,尤其是文化散文,更不能做这样的简单判断,这样容易阻塞读者的思路。

 有交流才会有提高,读了广森的书,好象和他做了一次深度的谈话,做事思路有所变通,生活态度有所转变,思想境界得到了提升,也许这是最大的收获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0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