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忙在手中 闲在心上

职场生活养心笔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最美的爱情在故乡  

2007-04-01 09:52:06|  分类: 真爱养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 上了小学一年级,就是小学生了,见了村里人总喜欢炫耀一番。

    一次,对门邻居乱子哥问我:“你班有长得漂亮的女孩吗?”我说:“有。”乱子哥又问:“叫啥哩?”我答:“叫李梅。”乱子哥说;“你跟她谈谈吧,将来娶她做媳妇,能省你爹娘不少事呢。”我当时也弄不大明白乱子歌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,只是嘿嘿一笑,说:“还早着呢,我还不够年龄哩。”

    其实,小学一年级也真不知羞,男孩与女孩手拉手唱啊,跳啊,还玩丢手绢、做迷藏什么的,从来没有性别的差异。一次学校组织文艺节目会演,我和李梅合作一段豫剧清唱《穆桂英与杨宗保》,李梅很大方,而我却有点儿不好意思,李梅嗔怪道:“怕啥哩,咱俩儿都是两口子了,还忸忸怩怩地没有一点儿男孩子样儿。”我抬起红着的脸看看李梅,她圆圆的脸,粉里透红,如五月上市的鲜桃,黑眼睛明亮又闪烁,像熟透的葡萄水灵诱人。当时害羞忸怩的我就有一种想法:等长大了,就跟李梅谈谈把她带回俺家做媳妇。

   上了初中,男孩和女孩不能再和和气气地做游戏了。如果男孩和女孩随便说几句话也常常被视为异端。男孩想找女孩搭茬唠嗑,往往会遭到女孩的痛骂,她如果不骂你,就会有人说女孩就是男孩的媳妇了。这时女孩几句清亮如铜铃的责骂,就能把自己的一切罪名清洗得如同刚刚出水的萝卜一样干净利落,男孩背多大的黑锅忍受多大的委屈,女孩不管也没法去管。李梅和我小学时关系挺好,到了初中还是一个班,却没有说过一句话。一个冬天,同学们都住了校,大家伙儿去打饭时,炊事员把馒头递过来时,我和李梅接住了同一个馒头,我放了手,她也放了手,馒头掉在了地上,我看了她一眼,她用眼瞪我时发现我正在看她,这时候后面的同学开始起哄了,她便毫不犹豫暴风骤雨般骂了我一通。李梅长得漂亮,骂得也漂亮。说实在话,李梅在班里的女孩中还是最善良的一个,有的女孩你如果敢惹了她,不待你反应过来,她鹰爪一般的小手就会抓挠过来,令你白白净净的脸蛋顿时血迹斑斑。也许是几次亲眼目睹那些血雨腥风的场面,我曾经暗下决心:即使今后打光棍,也决不会找这些农村学校的女孩做媳妇。

    读到高中,就去了县城,班上城里的女孩多,也都亲切善良,个个喜盈盈的笑模样。人家见多识广,待人接物也热情厚道,在路上不期而遇,人家还会主动向你甜甜地打招呼,着实可敬可爱。高中校园并非静悄悄,十五、六岁的男孩和女孩很可能春情萌动。我们的班主任、教语文的张老师很有意思,他讲话从来不公开说“恋爱”二字,也从不使用“青春期现象”或者“朦胧”等热门说法,只是简单地用“那个”来代替。他说:“如果你现在跟他那个,他也跟你那个了,但如果他考上了大学,而你考不上,这现实吗?如果他考上了南方一所大学,你考上了北方一所大学,遥遥不知几千里也,那不是更痛苦了吗?如果你俩把时间都用去想那个了,学习还有时间吗?因此,我劝你们暂时不要那个。”数学老师不健谈,但立场坚定旗帜鲜明,他干脆把那种“青春期现象”称之为“狗扯羊皮”。在老师敏锐的目光里,你想谈个媳妇回家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 上了两年大学,便发现这儿有谈“恋爱”的业务专家,也有“谈恋爱”的技术能手,这儿谈恋爱往往谈的是“朋友”,而并不追求婚姻上的“媳妇”。我想:明白了这些,我用幻想构制的浪漫故事进行到这里,也该封镜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9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